这届世界杯冠军是谁?答案就在义乌?!

当地人说“立冬晴,一冬凌”,意思是立冬当天如果天晴,预示这个冬天会很冷。然而,对吴晓明来说,这个冬天注定不会寒冷。

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前夕,吴晓明工厂出口的纪念品足球已经达到100万个。按他的话说,世界杯年为义乌商户带来的订单收益,“基本一年能顶两年。”

一组数据也许能够说明问题。据义乌体育用品协会估算,在整个世界杯周边商品市场份额中,义乌制造占到约70%。

在义乌标志性的国际商贸城,印有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标识的足球、球衣、喇叭等小商品,每天都在悄无声息地发往全球各地。

对吴晓明来说,产品大卖固然值得欣喜,但他的梦想,是有朝一日,自己生产的足球,能出现在世界杯的赛场上。

在接到卡塔尔世界杯官方授权纪念品足球订单的那一刻,幸福和烦恼几乎同时降临在吴君勇身上。

但让人发愁的是,受疫情影响,加上熟手工人短缺,如何保证订单按时交付,成了他不得不面对的烦恼。

从今年3月开始,吴君勇的工厂早上7点就开工,他和妻子也到车间帮手,厂内除了周日晚上不加班,平常都要加班到晚上9点之后。

吴君勇是老板,要安排车间生产排单,出差采购材料,还要随时对接客户,用他自己的话说,忙起来恨不得有三头六臂,一人干两个人的活。

“如今生产足球,都是流水线作业。”吴君勇说,足球生产虽不是尖端工艺,可也需经过十多道工序。他做足球销售9年,开厂当老板2年多,至今许多工序他也不熟练。足球由外壳和内胆组成,足球外壳皮革需经裁剪、印色、机械缝制等工序,再套上内胆,直至人工缝合最后一道边。

吴君勇说,最后一道工序需要手工缝11针,新手从学会手工缝制,到能够稳定生产,大约需要培训6个月。

在创办自己的工厂前,吴君勇在义乌做了近10年的体育用品经销商,做销售期间,国内足球产能已经很高,但他还是时常碰到拿不到货的情况。南非世界杯期间,“呜呜祖拉”热销,他为了找货,还曾跑到永康市,吃了不少到处找货的苦,吴君勇决定自己开厂。

2020年着手建厂,从砌墙、涂漆、吊顶等环节吴君勇都亲自上阵,还拍摄视频记录在网上。也正是因为这些类似于“纪录片”一样的视频,让吴君勇得到了“官方”的青睐。至此,他和卡塔尔世界杯真正开始有了联系。

10月下旬的一天,1.2万个足球,从吴君勇的工厂出发,被运往卡塔尔。至此,已经有近70万个足球“漂洋过海”,带着吴君勇的足球梦“漂洋过海”。

日韩世界杯的五彩假发、南非世界杯的“呜呜祖拉”、俄罗斯世界杯的奖杯……几乎每一届世界杯,都会出现至少一个爆红单品。

在世界杯年,做球衣的温从见,早早在脑海里有了打算:设计自己的原创球衣,引领潮流。

温从见喜欢足球,许多球队球衣的款式、各种设计元素,他早已刻在脑海中。比如澳大利亚的袋鼠,加拿大的枫叶,他一直在思索,如何将这些元素,融合创新设计到他的原创球衣中。

今年3月,温从见开始设计球衣。他将脑海中形成的设计方案,通过手绘画出大致图案,再和印花厂反复沟通中,确定最终设计方案。

为达到满意的效果,温从见对设计稿往往会进行多次修改,哪怕是很小的细节。比如巴西队的球衣,起初使用了知名球星内马尔“10号”的元素,后来改用了其它样式,颜色也变过几次。

设计完成后,温从见给32支世界杯参赛球队中的10支热门球队做了订制版样,客户们看了之后反响很好,有客户当即表示要订4万件货。这令他很惊喜,接着完成了所有32支球队球衣的设计。

在他看来,自己设计的球衣能跟正规的比赛服区别开来,球迷们能一眼看出是什么队的球衣,但是图案和花纹又跟正规比赛服装完全不一样。

温从见认为,世界杯比赛对于球衣等商品的超高需求,会很大程度上刺激公司业务的增长速度,世界杯比赛后公司也会增加很多新客户。

从4月开始,温从见的公司就陆续接到了来自全球外贸商的球衣订单,“去年全年只有100多万件球衣订单,今年三四个月就做了200多万件,光是5月到8月,就比去年同期差不多增加了3到4倍。”

温从见说,目前公司的外贸订单已近尾声,还有少数外贸的补单正在加紧生产。他留了30万件球衣,准备迎接即将开启的世界杯国内市场,“国内的单子一般在世界杯开赛前10天左右。”

从业以来,最让温从见高兴的一件事,并不只是订单的逐年增加。而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他意外在电视上看到球迷身穿自己公司制造的球服,为球队助威。

“那一刻真的很激动。”温从见说,期待今年在赛事直播画面中看到自己公司原创球衣的身影。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还未正式到来,今年吴晓明工厂出口的足球已达到100万个,价值大约2000万元。按他的经验,世界杯举办年为义乌商户带来的订单收益,“基本一年能顶两年。”

进入体育用品行业多年,吴晓明早就嗅到了世界杯的商机。2014年巴西世界杯,吴晓明卖出150多万个足球。此后,每届世界杯开赛前一年,他都会安排人手准备足球生产。

吴晓明不是球迷,却和足球结缘27年。从销售代理做起,再到开工厂生产足球,先后经历了6届世界杯,生意也越做越大。

一个足球,吴晓明拿在手里,闭着眼也知道所用材料、球体弹性、圆整度等参数。2000年,他创建了自己的足球品牌,对足球生产工艺早已烂熟于心。自2012年开始,他便和一位西班牙客商合作,至今已有10年,如今西班牙马德里当地社区赛事所用足球都是由吴晓明提供的。

今年7月,吴晓明接到一个订单,对方要求生产10万个印有32强国旗的纪念足球,这是一个获得卡塔尔世界杯官方授权的客户,但工期很紧,只有50天。

吴晓明说,在他的经商理念中,一切为客商服务,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客户需求。而义乌也从不失信,往往国外客商遇到有紧急订单,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义乌,因为没有义乌做不到的,只有顾客想不到的。

据说,义乌售卖的小商品数量可以预测美国下一任总统、世界杯最有胜算的球队……这些传闻也时常出现在义乌人的谈资中。

在义乌奖杯制造商姚远(化名)看来,客户没下订单之前,工厂不会贸然提前大量生产某个国家球队的商品,当然在赛事后半程,工厂可以根据各个国家球队应援道具的订单数量情况,来预测世界杯的最终归属。

姚远回忆,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义乌市场中特朗普应援道具订单量较大,义乌商人“成功”预测到特朗普将赢得总统大选。但成功预测世界杯冠军球队的案例,还没发生过。不过有消息称,从目前的销售量来看,英格兰、巴西以及阿根廷很可能是今年的夺冠大热门。

在义乌市奇奇文化用品店里,此次世界杯参赛32支球队组成的串旗,以及颜色各异的世界各国国旗被高高挂起,看上去十分醒目。

“世界杯的订单都在8月底出完了。”何晋奇说,今年为世界杯生产的产品包括手摇旗、串旗、车旗、旗帜披风等。

世界杯32强名单确定后,陆续有客户前来询价、下单,原本8月初就可以处理完全部订单,由于义乌曾在8月受疫情影响,物流直到8月22日前后才恢复。到了8月底,世界杯的全部订单都处理完毕。

何晋奇是2014年入行的,当时恰逢2014巴西世界杯,热度非常高。据他估算,今年世界杯的订单量不如前两届,不过相比前两年还是要好很多。

“比去年同期多了一两成。”今年他增加了不少新客户,基本都是卡塔尔当地对旗帜有需求的商人,前来找他定制。销量最大的单品是32支球队队旗组成的串旗,这类旗帜在各种装饰场合用得比较多。

在义乌街头,有地道的中东餐厅,还有东南亚菜,路边咖啡店里随处可见中东人手持长烟斗喝咖啡,街上碰到非洲小哥用流利的中文喊着“老张老王”也非怪事。

义乌标志性的国际商贸城,不少出口海外的业务在这里催生。商贸城共分为五个区,外加一个服装市场,共有6栋楼,在地图上像个写反的“7”字。义乌出租车司机说,如果在每个商铺停留1分钟,那么逛完整个商贸城需要3个月。

义务人的商业基因,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雷被激活的。即便是当地的出租车司机,也开过外贸公司,有的卖过水晶,有的做过服装。谈起国际局势,大多能滔滔不绝。不少商户说,受世界杯订单驱动,今年产品销量相比往年增长不少。

有商家称增长量10%至20%,更有商家称增长量达到了50%,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据义乌海关统计,今年前8个月,义乌出口体育用品38.2亿元,出口玩具96.6亿元。对巴西出口75.8亿元,增长56.7%;对阿根廷出口13.9亿元,增长67.2%;对西班牙42.9亿元,增长95.8%。

义乌制造“踢进”世界杯、走向全世界,不仅源于产品的优质,也有强大的物流运输加持。据媒体消息,9月中旬,义乌开通了“世界杯专线”物流,经由这条海运线路,义乌制造的足球、球衣等“球迷产品”经由宁波港和上海港出发,20到25天就能直达卡塔尔哈马德港。

在义乌从事物流生意的戴铄(化名)介绍,顾客的货品如果从上海港直线发往卡塔尔,几天即可到达,但货轮往往会在其它港口补货停留,一般到卡塔尔需要20多天。

义乌一家国际货运代理企业的负责人说,公司的国际发货业务集中在中东地区,每个月要出七八百个货柜,由于近期海运费价格下降,为了赶上世界杯最后发货期的客人变多了,对出口利好较为明显。据其介绍,公司9月的货量,相比前一个月增加了30%左右。

菜鸟国际供应链运输团队高级物流专家胡斐介绍,这条海运专线助力国际商贸城的商户,在世界杯开赛前把货运到卡塔尔乃至世界各地的球迷手中。

胡斐称,菜鸟在短时间内整合了不同的运力资源,为义乌商家开通了舱位预定“绿色通道”,只要提前10天左右预定,就可以保舱保柜,无甩柜风险。同时,世界杯相关货物还可以享受专属特别优惠,为义乌中小商家降低物流成本。

吴晓明的父亲,曾是义乌最早从事“鸡毛换糖”的小商贩,也被称为“货郎”。吴晓明至今记得,父亲挑着扁担,拿着拨浪鼓,走街串巷的情形,扁担两头挂着箩筐,箩筐上有玻璃小格子,里面放了红糖,用红糖交换鸡毛。

“那时候,个体小商贩被认为是‘投机倒把’,出门在外会被小孩丢石子,经常东躲西藏,像打游击一样。”吴晓明说,但没办法,义乌号称七山二水一分田,人多地少,生产队批了条子,“货郎”们给生产队交钱,换回的鸡毛,公鸡尾巴上的毛用作鸡毛掸子原材料,品质差的鸡毛,就上交生产队作为肥料。

吴晓明回忆,父亲从事“鸡毛换糖”期间,有好几年过年也不在家,后来父亲箩筐中除了红糖、生姜糖,还多了针头线脑、纽扣、肥皂等小商品,小商品除了换鸡毛,也有人出钱购买。

后来,义乌很多成功的商业人士,当年正是靠“鸡毛换糖”起家。吴晓明没从父亲手中接过扁担,但继承了父亲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1995年,21岁的吴晓明在义乌小商品城租下一平方米的摊位,销售文具盒,正式开始了经商生涯。

而此时的义乌小商品城,已从最初的露天马路摊位、到大棚覆盖的室内市场、再到“划行规市”对各类产品按种类划定区域分类经营的第四代小商品城。

1998年,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三年的吴晓明,租下36平方米的门面,开始代理上海某足球厂家的足球,摊位大了,产品陈列也好看了,生意自然也更好了。

1998年到2000年期间,随着义乌市场的逐步扩大,当时流行“前摊后厂”,市场中摊位作为销售窗口,政府鼓励后方商户自己建工厂、建工业园,自主生产自产自销。在2000年,吴晓明注册了自己的足球品牌,开工厂一直在计划中,直到2006年,产品渠道通畅后,厂房也建了起来。

有了厂房后,吴晓明的足球行业版图有了大发展,2015年公司引进了最新的生产工艺,2021年公司是浙江制造《成人竞赛用球》标准主要起草单位,2022年其公司生产的足球,作为第十七届省运会足球比赛训练及比赛用球。

吴晓明说,他的企业成长之路,和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发展同频共振。如今的义乌国际商贸城即将建到第六代,增加数字展区,而他的企业发展之路,也不光会立足销量,更要形成品牌。

今年世界杯的冠军义乌人可能已经知道了

卡塔尔世界杯进入倒计时。北京时间11月21日0时,世界杯揭幕战将打响,东道主卡塔尔对阵厄瓜多尔。

当全世界的球迷讨论这场或许会代表“诸神黄昏”的战役时,“90后”跨境电商卖家庄晓婷在这场即将到来的盛典中看到了商机——PANINI(帕尼尼)球星卡。一套486张,包含世界杯全部32支决赛球队,既可以收藏也可以游戏,形式是现在流行的盲盒。

帕尼尼是主流球星卡制造公司。在足球领域,帕尼尼从1970 年便与国际足联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在2018年世界杯期间,帕尼尼日均卡包产量达800万~1000万包。目前,其拥有英超联赛、2022年世界杯、2020年欧洲杯等IP所有权。

实际上,对于大多数玩家而言,球星卡的价值不在于庄晓婷所说的游戏,更多在于“收藏”。2022年4月10日,一张2014年世界杯梅西的限量球星卡被拍出了52.2万美元的天价,这是帕尼尼公司为2014年巴西世界杯出品的Prizm系列球星卡。

更有价高者能被“炒”到上百万美元,例如NBA球星勒布朗·詹姆斯的球星卡被拍出了240万美元天价。脱口秀演员呼兰曾在段子里提到:“我最近迷上了买NBA球星卡,很难理解,就是一个纸片,上面画着人,最贵的那种签名卡能卖好几百万美元。其实我不懂,为啥一个签名能卖这么贵!”

“球星卡主要玩的是运气和眼光。眼光就是像股票一样,对一个没出名的球员投资,等到这个球员成为巨星后,价格会随球员身价上涨,就像买股票投资一样。”一位球星卡玩家认为拆球星卡就像“赌石”一样刺激。

虽然她也不理解球星卡被炒高,但查资料后庄晓婷发现,从2021年底开始,世界杯球星卡的搜索热度就持续上升,从2019年至今,球星卡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3%。趁着世界杯和“双11”前,庄晓婷迅速签下了帕尼尼的官方授权,并在阿里巴巴速卖通上线同名新店。

有的商家50天赶工10万个足球,也有人每天加工三四千座“大力神”杯、上万枚奖牌。据速卖通数据显示,近三个月,投影仪的销量在足球大国的增速明显加快,巴西近一个月同比去年增长了250%,此次世界杯举办地中东,近一个月也同比增长120%。

对于生产和经营世界杯周边商品的商家们来说,这场庆典已经提前到来。网友调侃,虽然中国队没有参加世界杯,但义乌代表队却早已出征。更是有商家表示,只要世界杯打进4强,通过一些国旗或者纪念品订单等,基本就可以判断出世界杯的最终冠军是谁。

的确,许多义乌商家忙到都没时间关注赛事,但却对各个球队了如指掌。一名销售32强球队国旗的义乌商家在接受《体坛报》采访时预测:“从目前的销售量来看,英格兰、巴西以及阿根廷很可能是今年的大热门。”

这里有地道的土耳其餐厅,还有开了近十年的东南亚菜,除了温州瘦肉丸汤外,在义乌很容易找到不一样的外国味道。

街上来往的,除了开跑车外,还有蹬着自行车的中东人、脚步匆匆的非洲人。即便是疫情期间,国际商贸城的停车场依旧水泄不通。要不是国际商贸城对面林立的高压线塔以及四处可见的大字广告牌,很难想象义乌仅仅是一个县级市。

有人在社交平台上形容义乌:世界的窗口,而繁忙与开放则是义乌外贸交易最简单的表征。义乌市金尊文体用品公司负责人陈显春早早地接到了世界杯的外贸订单:“3月份订单都已经下过来了,夏天已经发出了一批世界杯订单。”

从2014年开始,陈显春每届世界杯都会接到海外客户发来的世界杯纪念奖杯、钥匙扣、奖章等周边产品的订单。今年,他手里的订单量同比增加了近50%。

国际商贸城三区里,陈显春的办公室里陈列着“大力神”杯、金靴奖杯等样品,对面的商家挂着球衣、旗帜。在这里,向欧洲客户展示时他会拿出淡金色的“大力神”杯,但如果遇上一位中东客户,他就要拿出“土豪金”样品。因为不同国家的客人们偏好不同。6公里外,他厂里的工人每天要加班到夜里11点赶制订单。即便产能全开,接的新订单,也要排期到两个月后才能发货。

庄晓婷也提前感受到了世界杯的热情。店铺开张的第二天,她就接到了来自巴西客户的订单。据速卖通世界杯专场的负责人马祥介绍,目前在速卖通上,球星卡的销售增长了四倍。

“10月份是一个预热期,一些当地的经销商先跟我们拿样,确定没问题之后再下大量的订单。我们前期接到比较多的客户咨询是当地的经销商和小B客户,爆发期应该是11月份。”庄晓婷为了拿下帕尼尼的官方授权,囤了价值上百万元的球星卡。她估计整个世界杯期间,她店铺球星卡的销售应该在10万美元左右。

一位智利的客户在陈显春那里下单了三个集装箱的奖杯订单,每个集装箱货柜68立方米。不过,到现在这位客户还在追加订单。但在提到世界杯相关产业的规模比例时,陈显春觉得他们的规模还不算大:“在义乌企业里,我们的规模很小了。”

的确,像陈显春这样的商家在义乌很常见。《新京报》曾报道,在义乌,有的商家每天产能已经达到3000个足球,光是世界杯前后足球出口能达到100万个,大约价值2000万元。

义乌跨境电商协会会长徐俨介绍,2010年1月至5月,南非世界杯期间,经义乌海关出口的体育用品及设备为6554万美元;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经义乌海关出口巴西的小商品达1.6亿美元;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前4个月,义乌对俄罗斯的出口额超过了10亿元。

今年,据义乌体育用品协会估算,在整个世界杯周边商品市场份额中,义乌制造几乎占到70%。

凌晨,有客户问庄晓婷,为什么自己在她店里下了订单?后来才发现是客户的孩子用手机下单了球星卡。

一个多月里,庄晓婷遇到了很多有趣的客户,但也有一些压力大的时刻,比如有客户说没有抽到想要的卡,要求退货。不过,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于囤货——她要在短暂时间窗口里完成销售量。

“世界杯开赛正好在‘双11’之后9天,再过5天又是‘黑五’。如果能在世界杯开始之前,就让球迷收到球星卡,会很大程度带动后期‘黑五’的销售。”庄晓婷认为很大程度上物流时效决定了购物体验,也影响后续的复购。

2021年年中,受疫情影响,海运的费用是以前的近两倍,而且时效还得不到保障。正常情况,货物从上海到美国28天能到港,再花一周进入库,基本上要花40天以上的时间。而欧洲站正常情况下一个多月能入仓,后来演变成发货后两三个月都未入仓。

一些跨境卖家曾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当时,受疫情影响,出口量大,运力不匹配,导致货柜紧缺,物流成本上升;同时物流非常缓慢,很差。”好在物流费用已经回归正常水平。

为了配合世界杯专场,速卖通联合菜鸟推出了专线天时间就可以送达,接近国内物流时效。世界杯专线在义乌、东莞都有自己的优选仓,特别是在义乌,商家待货优选仓以后,速卖通会匹配更快的物流线路,比商家自发货快一两天。10月份,庄晓婷已经把货物发到了优选仓,订单一下,快则三天,球星卡就能到客户手里。

球衣生厂商卡尔美国际部负责人吴冬苹觉得,国外市场已经逐渐恢复,现在国外足球市场比国内火很多。陈显春也表示:“订单量虽然没有2018年多,但跟2020和2021年相比,还是增加了不少,今年上半年就完成了去年全年的订单量。”

今年冬天,一些取暖器、圣诞产品的商家也感受到了逐渐恢复的市场活力。有的电热毯厂家以往的生产节奏是4月欧洲已经下单结束,10月份不会再做欧洲的订单了,但今年直到10月还在接单。圣诞产品商家表示,2020年最差的时候订单少一半,去年是在逐渐恢复,今年慢慢恢复到疫情暴发前2019年的七成左右。

不过,这并非是外贸行业的普遍代表。海关总署11月7日发布数据称,10月,出口金额同比下降0.3%,2020年6月以来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增速较上月放缓6.0个百分点;进口同比下降0.7%,为2020年9月以来首次同比负增长,增速较上月下降1.0个百分点。进、出口增速均低于市场预期。

依旧有外贸人在等待度过冬天。“以前我的小区从来没有过招租广告,现在贴了好多租房广告。”义乌当地的司机表示,比起此前的繁华,很多人离开了“世界贸易之都”。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